您现在的位置:AOPO培训

飞防的劳累,如何破?

日期:2016年8月16日 16:40

 

  翻看朋友圈,无意间看到这个画面,不知道他是谁,也不知道他是哪个公司的,熟悉无人机飞防的,从事无人机飞防作业的,对夏季作业的感受,应该不比朋友圈里这位更舒服多少,只是,更多的汗水和劳累,在一望无际的田野里面,有的发发朋友圈,有的发发牢骚,有的在内心默默的坚强而已。
 

 

               作业中的飞防人员,汗水浸透了衣服


  前几日有媒体朋友问我“一线对植保飞防的真实反应是?”我还没来得及回答,今天我刚刚从一线回来,累的要死,作业季,每天睡4-5个小时,就是飞防人的真实情况之一,那么一线的反应如何呢?我想说一下我理解的“一线”。所谓“一线”是由两部分构成的,各地农户+各飞防公司,第一个构成部分农户,农户分为全国各地的农户,目前各家无人机必争的地方像新疆、东北三省、河南、山东、安徽等农业比较集中的省份,在这些一线,我听到了许多认可无人机打药的,也听到了一些质疑无人机打药的,这就是真实的情况。各地对无人机的接受程度也不一样,像新疆,农民地块面积大,劳动强度大,对无人机和载人机的需求就比较认可。第二个构成部分,就是飞防公司,目前还没有看到说某某飞防做的特别好,好的全是赞,却也经常听到农户说,“无人机打药还可以,可以接受,以后还用”也没听到说某某飞防公司做的特别烂,烂的一塌糊涂,但是,也听到过“飞的又高又快,效果不太好”这样的抱怨。
  农户一线的认可,取决于他的需求,同时更取决于飞防公司的态度和服务质量,需求是真实的,但是他们更有权选择什么样的飞防团队,所以,就目前全国无人机企业而言,要想在无人机农业应用中笑道最后的,要想真正得到农民的认可,成功取决于技术之外。为什么说成功取决于技术之外,不是技术不重要,而是首先要技术过硬,不能随便东拼西凑搞个组装机就卖,就推向市场,这样的企业,不但会毁了农民的庄稼,更会毁了飞防这个行业。在目前国内200多家无人机企业里面,目前的技术水平,也没有哪几家可以横扫千军,担此中国农业飞防的重任,而是需要真正数以千计的一线飞防人员,踏实,负责的为广大农户做好飞防服务。
榆树沟镇位于昌吉市西郊13公里,是新疆天山北坡经济带上一个农、工、牧相结合的乡镇。全镇面积426.24 平方公里,其中可耕地20万亩。

 

 

  刘彦亮--榆树沟镇农民,目前自己种植玉米170亩,在新疆,这个数字不算种田大户,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,许多农活也不能自己亲自下地了,大多数农活都是找当地的农活服务组织来完成,今年7月份,老刘和自己相邻的十几家农户一起邀请了汉和昌吉7s店的田磊及其团队来给自己和邻居的玉米作业,一共作业完成了近2000亩玉米,8月中旬,田磊在一次作业回访中再次见到老刘,老刘老远就认出了当时给他打药的飞手乐乐,“这是给我打药的小伙子”。两人交谈中,田磊问老刘当时药效怎么样,还满意吗,老刘看着即将丰收的玉米田,乐开了花,连说“可以可以”,并当即表示明年继续联系。

 

 

               刘彦亮即将丰收的玉米地

 

 

               乐开怀的老刘

 

 

               飞手乐乐在新疆作业

 


 

所属类别: 企业新闻

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